守望

发表时间:2018/9/17   来源:读者来稿   作者:沥青
[导读] 圈边的鸡清叫了几声,天还是麻明,屋里面也没有开灯。老人拨开被子,用攥不紧的双手撑着土炕,屁股慢慢的挪到炕沿边,用一只脚向地上摸索着她那双穿了六年多的鞋,那是老头子给她买的,如今老头子去世已经有五年多了...

序:这篇文章主要是有关注到农村的空巢老人,孩子在在打工,老人孤留家中,心中的孤独抑郁随时间长年累积,内心变得易碎了,此题目不仅是老人守望家庭,更是呼吁在外的孩子可以守望老人,多给他们精神慰籍。

圈边的鸡清叫了几声,天还是麻明,屋里面也没有开灯。老人拨开被子,用攥不紧的双手撑着土炕,屁股慢慢的挪到炕沿边,用一只脚向地上摸索着她那双穿了六年多的鞋,那是老头子给她买的,如今老头子去世已经有五年多了,而她内心对老头的思念却是愈加深切了。她用脚将鞋子摸到跟前,转顺了脚位,瘦骨如柴的脚进去就穿上了,根本不用手指头再去别着后鞋帮。她穿好鞋,摸到拐杖,佝偻着身子去院里弄开了掉着蛀粉的朽门,迈过门槛,她吃力的向山坡走去,转过弯,房后有两颗老杏树,这是她每天必来的地方,因为这儿可以望见去往省城唯一的道路,她还记得五年前孩子离开是的样子。“妈,等我回来。”为这句话,她五年来日日期盼,从春到冬,寒来暑往,从别人的:你在这儿干嘛呢?到:还等你儿子呢?再到如今的无人问津。而她却依旧置之不理,自从老头子去世后,她也很少说话了,不喜欢和别的老婆子一样拄着棍子坐在向阳的木椽上谝着闲话。如今这个背影下,独自的凄凉竟然全然化成清风,她可以踩过落叶的尾根,静守四季;却等不到归鸿的书信,冷暖自知。

直到初阳从山边掠起,在常年的叹息声中她挪移到了视线之外,悄缓地转过身子,拾起棍子,蹒跚的回到家,就再也不出门了,睡着?醒着?没有人来问,就也没有人知道了,直到邻居来敲门,她才开门……

“大白天的杂连门都档了呢?”

“不想出去嘛!”

“唉,你瞅瞅你,真是……,我儿子带了些鱼回来,估摸着你一个人,给你送来两条!”

“哦?儿子回来了!”

“可不嘛,过年嘛!”

“对啊,过年了,都快过年了……(失望)”

“你儿子呢,回来不,这也几年了,他也该回来了,好歹这家里还有个把他拉扯大的人呢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没事,你想他,可以视频嘛,能看见他的,跟真人一样!”

“是吗,用手机吗?”

“嗯嗯,我和我儿子就是那样说的呢,跟真人一样的,。


行了,你拿进去吧,我走了,儿子还等着做饭呢!”

她提溜着鱼儿回到上房,放到满是照片的桌上,此时的她并没有把鱼儿放在心上了,她从炕柜的抽屉里翻出一个用手绢包着的东西,她轻轻地吹了一下土,小心的打开手绢,是一部用旧的手机,漆皮都磨掉了,这五年,她用这部手机一直在和儿子联系,所以她一直都这么保存,生怕摔坏。她双手捧着手机出了门,寻到了那赵婆子的家里。

“赵婆子,你出来一下!”她倚在大门前,将手机捂在胸口。赵婆子闻声出来。

“你给我儿子发过去,要用视频啊!”她将捧在胸口的手机双手递了过去,她眼神的那一刻是有光亮的!

“哎呦,老婆子,你的这咋打,这手机打不了,你等会,我去拿我的去,儿子刚买的,你说你儿子也是,不给你买个……”赵婆子将手机塞回来,走的时候还碎着话。她先是怔住了,等眼睛里的光消散后,她低头看看手机,用两个大拇指搓了搓屏幕,没等老婆子出来,她抱着手机静静地回家了。回家之后,她依旧闭了门,打开抽屉,找到手绢,包上之后又轻放回去。这几年孩子的忙,她都懂,她做得就是不让孩子担心自己,不给他添乱,真想儿子了,就只有看看那桌上的照片。她不由得走到桌前,抚摸着泛黄的照片,一年,两年……年年如是,看看当时孩子天真的笑,她手指软软的拂着相片中孩子的脸,自己的眼泪不自觉的从肿胀的眼睛中细细的,断断的流了出来,从皱着的脸纹上四处划下,有一滴滴到了昨晚打开还未喝的西药包里,她颤抖的手指想去移开,却又将药打翻在地上,她又急忙去捡,甚至趴在地上去掏桌缝里的那颗药,等到全部找到,她却怎么也起不来了,她捂着腰,双膝跪在地上,一只手手撑着地,另一只奋力地爪着桌子的边沿,一次,两次……她终是站起来了,浑身的土,她把药包放在炕台上。她突然更想儿子了,比以往都想,她打开抽屉,刚要拿,却又推了进去。她要想的太多了。她又打开了抽屉,拿出手机,按下了儿子的号码。

“妈?……怎么呢?”

“哦……妈就是想娃了,打个电话问一下看好着么?”

“妈,我这会比较忙,再说这么晚了,明天我给你打来……”电话那头挂了电话,他挂了电话,可她却迟迟没放……迟迟没放……嘴里嘟嚷着;“明天……可是还有几个明天呢?”

夜里,她担心的终是来了,往日的病魔像丝麻一样紧绕着她的咽喉,她急忙到炕台翻药,结果一触手就摸到了手机,她怔了一下,突然发疯一样的把手机摔下了炕,又把所有的药全部推了下去,她翻身躺着,喘着大口的气,眼睛瞪的很圆,忽然看见,两棵杏树下,儿子刚刚回来,对自己笑着说:“妈,我回来了!”她嘴角上扬,闭着的眼睛里淌出了一滴泪,划破了长夜,惊飞了房后杏树上的栖息的飞鸦!

然后?

然后,月亮很圆,两棵杏树上只挂着一颗月亮!

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
  期刊推荐
1/1
  原创来稿文章 更多>>
  • ·
  • ·
  • ·
  • ·
  • ·
  • ·
  • ·
  • ·
转寄给朋友
朋友的昵称:
朋友的邮件地址:
您的昵称:
您的邮件地址:
邮件主题:
推荐理由:

写信给编辑
标题:
内容:
您的昵称:
您的邮件地址: